张鼎

OCAT上海馆 | OCAT SHANGHAI
上海市静安区曲阜路9弄下沉庭院
2019.10.19–2020.03.08

张鼎,“高速形式”,2019展览现场.

上海OCAT的新展场是一个下沉空间基本没有窗户这种密室似乎很适合潜藏在黑暗的展厅中观众们其实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一种场景的异质性一条蜿蜒的车道(《高速形式 1》,2019)徐徐展开其形式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在各种赛车俱乐部中火爆异常的试驾竞速项目这种去美术馆化的设置似乎在张鼎的现场中并不少见——无论是在之前龙争虎斗”(2015)中让观众产生认知怀疑的镜面现场还是在风卷残云”(2016)中金色牢笼的禁闭晚宴,“漩涡”(2017)中沉浸式的人造奇观乃至安全屋”(2018)关于保护与监控的博弈——艺术家似乎从来就没有对自己展览的现场控制放权这次我们只能按照规定的轨迹行进艺术家对参与者施虐的限制变本加厉而这种对观众的钳制似乎已然成为了张鼎的专属方法论

展览沿袭了某种剧场属性体验将从排队开始一种对规则的遵守与秩序让观众在等待之后心理上产生了莫名的服从兴奋哪怕我们其实是被迫坐在那些电驱动代步车内由于安全系统的设定我们无法体验到类比竞速驾驶的快感而只能在艺术家所规定的区域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前行吊诡的是虽然行为受限但排队行为的限量仪式感让人在等待之后所获得的驾驶体验被附加上了某种心理安慰周围的全景设备记录下参与者的进行影像这佐证了福柯所言的普遍化监视权力知识的机制再一次支配与控制了我们的身体观众逐渐接受了借助义肢前行的设定接下来我们只是作为一个角色进入了艺术家所设定的场景随着周围的设备与环境的监视与捕捉观众已然成为了演员

可是我们究竟在表演一些什么或者说艺术家想让我们来表演什么很明显的是艺术家想让我们在特定的位置停下而停留位置的内容与信息很显然是被精心设置的——广告看板上面正在行驶的豪车与公路行进的风景不断掠过静止观看的我们似乎正在不进反退这些内容并不真实就连听上去很逼真的环境音都全部是电子合成的在此观众的停下也成为一种表演因为在现实的高速公路行进中除非发生故障与车祸代步车的低速情况是被明令禁止的那么张鼎很有可能是在通过这种有别于常的异质感来强化参与者的对周边那些被夸大了的高速行进汽车中图景的印象虽然这本质上其实是一类假象与针对现实的荒诞调侃也是一种被艺术家有意放大的子弹时间”。在艺术家的场域中似乎也变得很”,但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快吗张鼎让速度作为一种媒材缓慢下来运动中完成了控制与仪式而大家的踊跃参演表现得极其自然甚至乐在其中——我们似乎醉心于在这个游乐园中驰骋完全忽略了展览现场其实有无数双乔治·奥威尔的眼睛正在无时无刻不盯着大家作品背后隐喻与指涉的内容真是非常悚然与可怖

— 文/ 王智一

郑波

上海纽约大学当代艺术中心
上海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555
2019.10.10–2019.12.21

郑波,《与加拿大一枝黄花的七十二种关系》,2019,“一枝黄花展览现场,2019 10 10 摄影洪晓乐.

如果按照萨拉·艾哈迈德(Sara Ahmed)的理解酷儿为一种搅乱既定秩序的方式那么则不难循迹生态酷儿主义(Eco-queer)”在郑波近年来以植物为题的创作中的踪影本次展览标题一枝黄花正是这样一种生命力旺盛侵扰常规生态的野草在上海纽约大学时隔两年重新开放的艺术空间里艺术家将展厅分为明暗差异显著的两个部分一边阳光经由玻璃落地窗直射在两个植物沙盘模型上温暖明亮可比温室沙盘坐落在即将新建校区的平面图上示意观众这是为中心花园规划的提案”,也是展览所属的系列项目看不见的花园命名的由来遵循开放式的创作理念艺术家邀请来自文学餐饮景观设计等各领域的专家参加工作坊讨论并于当天下午将提及的政治生态论点落实到具体的沙盘设计上譬如,“生命之树部分沿小径依次种植了苔藓蕨类裸子和被子植物这条遵循植物进化规律的道路由生态学家张敏华构想花园中心的圆形山丘上四个拇指大的动物模型东南西北各据一方面面相觑——这场万物会议则来自郑波本人的提议以拉图尔式的视角将自然的统治权归还生灵万物。?

在展厅的另一边观众可以弯腰通过一个低矮的门洞迈入与妮基·圣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的人型建筑》(Hon,1966)异曲同工的影院巢穴”——艺术家使空间从逻辑上遵循道德经开篇首句之”,为即将发生的故事情境蒙上一层原始与前社会化的色彩屏幕上在台湾某处遍布蕨类植物的森林里依次上演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年轻男人演员均来自台湾当地同志群体缓慢爱抚植物两个男孩借植物作为中间信物相互喂食以及一群男孩呈一字排开分别和面前的植物摩挲交流的画面漆黑的环境中暗示情色的喘息声被无限放大从始至终演员的视线并未与观众过发生交集使整个观看过程更像是在窥视画面让人联想到艺术影史上对酷儿群体的观看之道尤其是着眼于口食欢愉的特写镜头无论变装后的马里奥·蒙特兹(Mario Montez)缓慢剥食香蕉的场景还是安迪·沃霍尔拆开包装吃汉堡的样子——疏离异化又自恋的咽食动作成了一个有关吞噬/消费的隐喻是我们在吃东西还是东西在占据定义着我们的身体从郑波选择在展厅一隅书写记录自己与一枝黄花”(墙上张贴着其手绘肖像的交往方式并在三个月的展期内每天不重样地更新来看第一天察之第二天近之),与他者的相处之道远比传统想象中要多样无序

— 文/ 杨杨

严肃游戏

昊美术馆上海
上海浦东新区祖冲之路22771
2019.08.02–2019.11.02

严肃游戏展览现场,2019.

展览严肃游戏借哈伦·法罗基的系列作品标题为名力图探索游戏与战争虚拟技术和权力机制的关系陆明龙的作品《2065》(2018)以独立的空间呈现电子竞技在其建构的虚拟未来世界里成为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行业”;与此同时同名电子竞技游戏排名对战的系统被佩恩恩挪用至作品天梯系统》(2019),三频录像一刻不停的监控着各类电竞游戏中的所有职业玩家这与同展厅的乔恩·拉夫曼作品荣誉密码》(2011)形成互文其所谓的荣誉卓越化为天梯系统满屏闪烁的光标与图表一如真实的沙场死去或活着不过一个身影如场刊中佩恩恩的文字所写,“集监控-排名-选拔-奖励-惩罚于一体的24小时实时更新的人才调控系统”,实现了福柯所言的普遍化监视也成功改变了权力-知识机制支配与控制身体的方式而这一切也成为荣誉密码的悲剧式背景拉夫曼通过整合街头霸王传奇玩家的回忆唐人街游戏厅常客的记忆与游戏自身的经典截图将观者置入真实虚拟与想象的蒙太奇中

在现实战争中,“真实则以一种更为复杂的方式存在展览中有三组艺术家将虚拟游戏再现为关于战争的记忆陆浩明彼得·尼尔森和阿莱克斯·马伊思的自动保存城门棱堡》(2018)与马修·切拉比尼的阿富汗战争日记》(2010)都是将战争的数据转换进游戏(“反恐精英”),并让玩家们通过游戏参与到历史与现实的动态进程中肯特·希里的重回二战》(2009)通过游戏引擎重现二战中的战地摄影他的另一个项目《DoD(胜利之日战争新闻学)》(2009-2012)则是以第一人称摄影而非第一人称射击的方式将在游戏中虚拟拍摄的战地照与罗伯特·卡帕因后期处理失误而显得模糊的经典摄影并置历史记录的失误与虚拟世界的仿真让真实的概念也同样失焦在画面中

法罗基的严肃游戏主要指涉战争游戏”,是关于游戏与战争这对古典关系的现代演绎同时也更关注游戏的虚拟现实技术并思考沉浸式的虚拟环境如何通过游戏侵染现实而在展览中除了上述提到与战争直接有关的作品一部分展品偏向观看经验的思考另一部分则更关乎游戏产业链的权力监控对严肃游戏的讨论仍缺乏多元层次一些艺术家曾创作过更为贴近中国语境的作品如李燎与英雄联盟职业玩家合作的表演作品陈轴将游戏世界与现实并置的影像或是曹斐林科等针对第二人生创作的作品然而这样的作品不在策展选择中

电影盗梦空间以一个旋转陀螺作为开放式结尾其成为区分梦与现实的图腾在这个展览中区分虚拟与现实的图腾成了影子吴其育与法罗基都提到了影子”——Google?街景360度摄影的东沙岛礁环景中镜头正下方是一个幽灵般的影子而美军治疗PTSDVR软件则不提供影子影子的成为识别清醒梦的标记半梦半醒的证据法罗基在文章严肃游戏的最后问道:“我们需要影子以追回记忆吗梦里是否有影子?”对影子的疑问成为他对虚拟现实梦与现实的疑问然而这个问题可能问错了就像我们问陀螺会不会倒时一样错了影子可能是因为预算有限而没有被设计在游戏中也可能是为了保证游戏运行速度而牺牲掉的真实性甚至是造景者故意设置的破绽当人们在虚拟游戏与现实梦与清醒之间无限穿行电子风景中被动了手脚的影子如同陀螺一般将丧失坐标它们象征着因过度连接而深度感染的现实一个始终让人狐疑着是虚拟还是现实的半梦半醒状态

— 文/ 陈嘉莹

石上纯也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 POWER STATION OF ART
黄浦区花园港路200, No.200 Hua Yuangang Road, Huangpu District
2019.07.18–2019.10.07

石上纯也,“蛇形画廊展亭模型局部),2019展览现场.

石上纯也自由建筑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七楼的展厅带来了另一种“free”(自由的面貌原本空阔高挑的大展厅被加建的展墙精心分割成大小各异数个房间每个房间的比例精确地匹配着这位日本建筑师不同的项目从石上纯也在东京艺术大学以光与暗为主题的毕业设计开始他的作品就在挑战建筑所能达到的极限状态比如神奈川工科大学KAIT工房中300多根纤细的钢柱40栋拆移的旧屋组成的老人之家结构如同丛林一般的莫斯科工艺博物馆公园等这种极限同样意味着建筑界限的模糊建筑可以是如大理石宅那样巨石林立的地貌可以是云朵花园那样乖巧可人的隔断可以是平和之家那样漂浮不定的景观甚至可以像水庭那样重构自然石上纯也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挑战了现代建筑中关于人工/自然室内/室外性能/环境的既定印象在结构工程师的共同介入下呈现出极为个人化的设计语言与无拘无束的设计结果也正如石上在多次采访中回答的那样他不会预设任何一个项目的结果而是希望通过漫长的不断的推敲得到超出想象的结果他认为在一个有着无数方向性的世界里探索建筑自由的存在方式才是当代建筑师的作用

回到展览本身展厅的设置尽可能地满足了这些作品在展示方式上的极致用超长的墙体展示一幅超长的建筑剖面或用通高的空间罗列数百棵树木的剪影对尺度惊人的模型也毫不吝啬展示空间模型和图纸无论从形式到内容都在竭力渲染着作品在创作与表达上的自由这其中细致而海量的细节描绘构成了石上纯也作品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再现方式也是他独有的讨人喜欢的复数美学背后投入的劳动力与时间难以估量石上纯也的作品是充满想象力的也正是这种多少偏离了正统建筑学的想象力令他在同代的建筑师中显得独树一帜获得包括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等主流的肯定。2019他成为海德公园蛇形画廊展亭的设计者也是历年来获此殊荣的最年轻的建筑师之一

然而在蛇形画廊这片由61吨板岩和106根细柱组成的森林背后还有另一场有关“free”(免费的争论几乎在蛇形画廊方案公布后不久石上纯也建筑事务所严苛的实习要求也见诸网络这其中包括连续812每周近80小时的工作强度和无薪实习制度尽管无薪实习生制度在建筑行业尤其是明星事务所中并不鲜见这样的条件仍然引起了极大反感也令蛇形画廊发布了不得在本项目中使用无薪实习生的声明石上纯也位列明星建筑师中的一员这意味着他拥是所有作品的超级作者”(hyper author),掌握着项目的绝对话语权同时也决定了他对待劳动力的态度。“自由建筑中呈现的不知疲倦的作品表现手段与工作方式无疑是当下明星事务所的运作方式与矛盾的一个缩影而这场自由背后的争论关乎创造与劳动力关乎作者的身份与匿名的参与者们也关乎与付出等值的认同与回报

— 文/ 周渐佳